2017/08

21

15:25:20

冯唐再出山 中信资本PPP医疗投资玉溪样本摸底

本文来源:梦搜网 时间:2017-08-21 15:25:20
全文朗读 打印本页
摘要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棱镜。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在这个雷雨频繁又随机的季节,飞机几乎准时在昆明落地,让张海鹏颇感谢自己的小幸运。他可以及时赶往距离机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棱镜。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在这个雷雨频繁又随机的季节,飞机几乎准时在昆明落地,让张海鹏颇感谢自己的小幸运。他可以及时赶往距离机场约70公里的玉溪市,出席一场价值数亿的签约仪式。

  近几年,张海鹏在诗文影视等文化领域收获颇丰,《春风十里不如你》、《搜神记》等新作品的连续推出,让这位笔名“冯唐”的作家人气持续飙升。相比之下,两年前加盟中信资本后,张海鹏在医疗产业中则依旧保持惯有的低调沉稳作风。此番玉溪亮相,某种程度上也是张海鹏正式宣示自己在医疗产业的回归。

  玉溪地处滇中腹地,因水得名。近年来,身为公立医院改革国家联系试点城市,这座西南古城在国家医改当中的知名度快速上升。

  2017年6月,在国家卫计委举办的云南医改专题媒体会中,玉溪医改经验成为重点介绍内容。相信,在8月18日的签约仪式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玉溪市的名字会在此后医疗健康产业变革的记录中被反复提起。

  8月18日下午这场签约仪式的核心,是玉溪市卫计委、玉溪医疗健康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称“玉溪医投”)与信鹏医疗正式签署的玉溪市儿童医院PPP项目合作协议。

  协议签署后,玉溪市儿童医院公立医院属性未变,但信鹏医疗基于对玉溪儿童医院管理有限公司的控股权,成为了玉溪市儿童医院新老院区实际中的运营管理者,30年后再移交政府。这其实也就是BOT模式(建设-运营-移交)。

  信鹏医疗正是张海鹏出任中信资本高级董事总经理之后,所组建起来的医疗投资团队(下文统称“中信资本”)。玉溪市官方对中信资本团队的专业能力给予了充分的肯定。

  玉溪市卫计委主任马跃武表示,信鹏医疗是“中信资本集团下设的用于投资中国医疗健康的专项平台,中信资本集团具有对国内多家医院、医药企业及周边产业的投资运营经历,并且拥有国内领先的医疗行业投资运营管理团队。”

  PPP模式是过去三年多以来,国家政策层面所大力推动的政府与社会资本之间的合作模式。由于公立医院公益性不能变,PPP模式几乎成了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的最重要路径。而玉溪市对这种模式的热情颇高。早在2015年9月,玉溪市儿童医院项目就入选了国家财政部的PPP合作示范项目库。

  “PPP模式是国家认可的合作方式,公立医院属性不变、医院职工身份不变,对地方政府、医院职工来讲都更容易接受。”张海鹏对腾讯财经表示,这很有可能为社会资本提供更多的机会,而同时他也强调了社会资本对管理权掌握的必要性,“只有掌握管理权,才有可能把变革的思想贯彻下去,通过机制的改变去创造更大的价值。”

  有过亲身实践经历的张海鹏,非常清楚这种深度参与公立医院运营管理的难度。“但我仍然更偏爱这种方式,它能带来真正的改变。”学医出身的张海鹏,对于造福和挽救患者依旧冲动强烈。

  当然,之前在昆明市成功实践案例让张海鹏有了更多的自信,而这应该也是玉溪市方面高度肯定中信资本专业能力的重要原因。玉溪与昆明咫尺之遥,所有的项目参与方肯定都希望,成功能够在彩云之南延续。

  中信资本在玉溪招标中胜出

  玉溪市方面对儿童医院这个PPP项目给予了相当大的支持。早在今年5月份框架协议签署时,马跃武就明确提出要求,玉溪市卫计委各相关科室把狠抓落实贯穿到各项工作全过程、各环节,确保各项合作内容落地生根。

  值得注意的是,马跃武还特别提到了玉溪市人民医院在儿童医院PPP项目当中应加大工作配合力度。实际上,这与玉溪市儿童医院的发展渊源有关。

8月18日下午,玉溪市卫计委、玉溪医疗健康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与信鹏医疗正式签署玉溪市儿童医院PPP项目合作协议。
  8月18日下午,玉溪市卫计委、玉溪医疗健康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与信鹏医疗正式签署玉溪市儿童医院PPP项目合作协议。

  2010年6月,玉溪市儿童医院由玉溪市人民医院儿科成建制搬迁到原红塔集团职工医院地址组建而成。这项工程还是玉溪市当年为缓解儿童就医难,所实施的十大民心工程之一。

  但是,由儿科发展而来的玉溪市儿童医院很快就无法满足当地40万儿童的就医需求。玉溪市政府在三年多以前,就已经将改扩建儿童医院提上了日程,并在2015年11月份由玉溪市发改委批复立项。

  马跃武透露,在此后一年多的时间里,玉溪市儿童医院PPP项目逐期完成了项目建设地勘、水保、环评、人防等前置审批工作,实施方案于2017年3月由玉溪市政府第74次常务会审批同意。

  实际上,当时华润医疗已经与这个项目有密切的联系,但双方没有完成最终的交割。玉溪市方面则在实施方案获市政府通过后,重新面向全社会招标。

  2017年3月底,玉溪市发布了玉溪市儿童医院建设PPP项目社会出资人选择资格预审公告。包括之前与玉溪密切联系的华润医疗等多家企业报名参与。经过30天的竞争,最终中信资本胜出。5月19日,玉溪市与中信资本签署框架协议,8月18日签署正式协议。

  在整个项目当中,玉溪市政府授权玉溪市卫计委作为项目的实施机构,玉溪医投则为政府方出资代表,而玉溪儿童医院管理有限公司(又称“项目公司”)则具体负责玉溪市儿童医院的运营管理。

  按照双方协议,中信资本在玉溪儿童医院管理有限公司当中占有超过60%的股份,拥有控股权。

  组织架构方面,项目公司设股东会、董事会、监事会、总经理、院务管理委员会。经过几年的摸索,这种架构模式在国内已经比较成熟,通常是股东会、董事会负责决策,总经理、院务管理委员会负责执行和医院管理。

  但在玉溪这个项目上还是有一些特别的设计。中信资本副总裁孙峙峰向腾讯财经透露:“董事会由5人组成,我们占3个名额。但董事长是由政府方提名,总经理由我们提名。项目实行总经理领导下的院长负责制。”可以看出,在玉溪市儿童医院PPP项目中,双方在机制的平衡上都给予对方更多尊重。

  在执行层面,接下来还有相当多琐碎的内容需要中信资本完成。一方面是按照协议,中信资本需要协调外部专家资源对玉溪市儿童医院支持和提升;另一方面孙峙峰则表示,由于医院最初是由科室独立出来,很多基础性制度建设需要完成,而且还要梳理设置更加符合儿科医生的薪酬体系。

  目标滇南儿童医学中心

  尽管眼下玉溪市儿童医院的整体基础相对薄弱,但这并不妨碍中信资本为其设置高远的目标。“我们希望将玉溪市儿童医院建设成为滇南儿童医学中心,除了玉溪市外,还能够辐射红河、普洱等滇南各地州。”孙峙峰说。

  目前,玉溪市儿童医院占地19亩,拥有240张床位,10个临床科室、4个医技科室。2016年门诊量接近26万人次,住院约1.25万人次。而新院的建设则已经启动,规划用地面积超过51亩,超过现有面积的2.5倍,规划床位750张,并且全部按照三级综合性儿童医院标准建设。

  玉溪方面非常“慷慨”的将玉溪儿童医院新老院区的运营管理权,都了交给中信资本与政府共同成立的项目公司。能够对整个项目实现高度的控制能力,也是张海鹏和中信资本团队敢于提出高目标的重要原因。

冯唐再出山,中信资本PPP医疗投资玉溪样本摸底 | 棱镜・腾讯财经出品
  两年前加盟中信资本后,张海鹏(即冯唐)在医疗产业中则依旧保持惯有的低调沉稳作风。

  “在现有的条件下,像玉溪这样的机会是非常难得的,让我们有条件充分实施新的管理思路。”而且,虽然玉溪偏处西南,但张海鹏仍然看到其发展潜力,“儿科市场的需求,以及滇南在环境优越条件下人口的稳步增长,都是玉溪市儿童医院获得更大发展空间的重要基础。”

  某种程度上,PPP模式也给了政府敢于施展的更大空间。比如在玉溪市儿童医院这个项目上,虽然中信资本控股项目公司,在实际中负责医院的运营管理,但政府依然是医院的主办方,医院依然保有公益性和非营利性,并且不会触及到员工利益和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

  与股份制改造不同,PPP项目中政府与社会资本的合作也是有期限的。比如,玉溪市与中信资本合作的期限就是30年。而且,这种结构也更为稳定,即便出现股东因为期限等问题发生变更,整个项目的特许经营权不会受到影响,政府还可以引入新的股东进来。

  尤其是,PPP模式帮助政府解决了资金不足的问题。当时在国家卫计委媒体会上介绍玉溪医改的副市长杨洋曾提到,玉溪医投正是为了破解卫生项目建设筹融资难题而组建。依托这个平台,除玉溪市儿童医院项目外,玉溪市人民医院扩建主体工程已经封顶,中山大学澄江医院也可在今年开工。

  总结起来,从政府的角度,PPP模式既保障了公立医院的公益性,同时又通过社会资本的引入,提升了当地的医疗机构的服务能力和质量水平,为当地患者就医提供了更好的条件,也帮助玉溪市把患者留在当地。

  当然,社会资本方面可能需要考虑解决的问题就是,如何在PPP项目中实现自身的收益。按照双方签署的协议,中信资本能取得的收入主要包括管理费收入、资产占用费,以及按持股比例参与可分配收益。

  实际上,这种管理还能够带来巨大的溢出效应。比如此前在港股上市的弘毅资本旗下的弘和仁爱,最主要的收入之一就是来自其旗下非营利医院杨思医院的管理费收入。而且正是有了杨思医院深厚的积累,为其后续搭建医疗服务网络建立了基础。

  同样对于中信资本而言,成功运营玉溪市儿童医院所能获得收益也将远远超过项目本身。只不过实现起来,需要时间。

  “复出”:有改变有坚持

  相信张海鹏对于如何把握医疗行业的“长远”,有着清醒的认识。在那份广为流传的写给医疗行业的十句话中,他明确的写道,医疗是个超级巨大的生意,但至少在今天仍是一个种树的行业,不能过分强调挣钱,更何况医疗还涉及人性。

  这种长远不仅停留在口头上,而且也在张海鹏领导的中信资本医疗团队的实践里。

  比如在刚刚落定的玉溪市儿童医院这个项目上,“医院前期的建设就需要投入2-3年,再加上试运营磨合期,至少需要5年左右的时间能够相对成熟起来。”孙峙峰表示,他们已经做了长期的规划。

  当然,这种长期投入也是张海鹏在加入中信资本之初就已经设计规划好的。“我们基金应该是国内期限最长的,基本上是5+5+2的模式,就是因为我们考虑了医疗投入和回报是个相当长期的过程。”张海鹏说。

  此次率领中信资本征战医疗产业,可以算是张海鹏的“复出”。上一次是他出任华润医疗CEO,并亲自操盘了昆明市儿童医院(以下称“昆儿”)的改制项目。到如今,昆儿这个项目也已经成为社会资本参与公立医院改制的经典案例。

  但此后,形势和政策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比如2016年底出台的医改“十三五”规划就明确提出,原则上政府举办的传染病院、精神病院、职业病防治院、妇幼保健院和妇产医院、儿童医院、中医医院(民族医院)等不进行改制。

  这项政策也意味着,像昆儿这样的公立医院改制项目几乎不可能再出现。不过,PPP模式在政府层面从上到下受到的广泛认可,却给社会资本提供了另一种可能。

PPP模式是过去三年多以来,国家政策层面所大力推动的政府与社会资本之间的合作模式。
  PPP模式是过去三年多以来,国家政策层面所大力推动的政府与社会资本之间的合作模式。

  还有变化的是,张海鹏后来加盟的中信虽与华润同为央企,但作为中信旗下的PE机构中信资本,体制机制相对于华润医疗则要灵活得多,涉及的范围也更广泛。

  “除了投资像玉溪市儿童医院这样能够实现控股型拥有管理权的医疗机构外,我们也会参股一些拥有明确专科特色和强管理团队的医疗服务机构。”而且,张海鹏没有将投资范围局限在医疗服务领域,“基因技术相关的诊断设备、创新型的医疗器械也是中信资本的投资方向。”张海鹏说。

  不过,从昆儿到玉儿,张海鹏也并不掩饰自己对类似项目的偏好。

  “当然,我们会参股一些很强的专科机构的投资,也能获得不错的收益。”张海鹏说,“但是只有当你真正掌握管理权的时候,才能够真正完整的贯彻你的管理思想,为现有的体制机制带来一些改变,从而创造更大的价值。”

扫描二维码查看手机版新闻
分享到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把网页分享到朋友圈。